安全客
近日Google从官方Play商店下架了伊朗政府开发的新冠病毒测试跟踪APP——AC19。
近日,原定于2020年3月31日至4月3日在新加坡举办的Black Hat Asia 2020宣布延期,这也是继2020年世界移动大会宣布取消后,又一个因新冠病毒取消或者延期的重要科技会议。
事实表明,面对紧急公共安全事件,靠2C流量、影响力、自组织、自媒体和大数据是远远不够的,高效的公共安全事件管理,离不开风险治理轴心——高效的数字化应急响应中心体系。
江湖上声名显赫亦或臭名昭著的顶级黑客团队并不算少,但有一个无声无息的黑客团队,即使是 “国家队”,在它面前也不过是一个 “青铜”。
长期以来,由于缺乏透明规范的全球性 VDP(漏洞披露策略)白帽子安全研究专家和渗透测试人员的职业风险居高不下,导致政府和企业网络安全防御与黑客攻击力的对抗严重失衡,安全风险不断累积。
大数据分析平台 Splunk 承认染上千年虫,其时间戳功能显然还未准备好迎接 2020 年,需打上补丁方可正确摄入数据。
本文将延续上一篇展开探讨“衡量和改进”,开篇“比武招亲”的故事先看小说里古人遇到相似场景的挑战和思路,随后讲述现实中安全产品评测体系的渊源和发展,最后介绍MITRE是如何基于ATT&CK巧妙给出解决方案以供组织安全运营参考实践。
这一篇我们将视角从安全产品进化切换到组织安全运营面临的挑战,通过认识ATT&CK 的体系、本质和内涵理解这个全新的模型和知识库也是破局的起点。
2019 年相当不太平,除了全球贸易战,安全行业也暗潮涌动。
在网络信息技术高速发展的今天,信息安全变得至关重要,甚至已成为全球国际事务的重要话题。而网络安全人才短缺的问题也日益严峻,中国有8亿网民,网络安全人才的缺口高达70万到140万。
加载更多
勋章成就
稿费总计 0
发表文章 11
参与讨论 0
关注
0
粉丝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