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XP版永恒之蓝中的一个Bug

阅读量    66538 | 评论 1   稿费 180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QQ facebook twitter

 

0x00 背景

永恒之蓝漏洞刚出来时,我可以顺利搞定Windows 7,但在攻击Windows XP时我一直没有成功。我尝试了各种补丁和Service Pack的组合,但利用程序要么无法成功,要么会导致系统蓝屏。当时我没有深入研究,因为FuzzBunch(NSA泄露工具集)还有待探索许多点。

直到有一天,我在互联网上找到了一个Windows XP节点,我想尝试一下FuzzBunch。令人惊讶的是,在第一次尝试时,漏洞利用竟然成功了。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在我的“实验”环境中,漏洞利用无法成功,而实际环境中却可以?

这里先揭晓答案:在单核/多核/PAE CPU上NT/HAL的实现有所区别,因此导致FuzzBunch的XP系统攻击载荷无法在单核环境中使用。

 

0x01 多条利用链

大家需要知道一点,EternalBlue(永恒之蓝)有多个版本。网上已经有人详细分析了Windows 7内核的利用原理,我和JennaMagius以及sleepya_也研究过如何将其移植到Windows 10系统上。

然而对于Windows XP而言,FuzzBunch包含一个完全不同的利用链,不能使用完全相同的基本原语(比如该系统中并不存在SMB2以及SrvNet.sys)。我在DerbyCon 8.0演讲中深入讨论过这方面内容(参考演示文稿演讲视频)。

在Windows XP上,KPCR(Kernel Processor Control Region)启动处理器为静态结构,为了执行shellcode,我们需要覆盖KPRCB.PROCESSOR_POWER_STATE.IdleFunction的值。

 

0x02 载荷工作方式

事实证明,漏洞利用在实验环境中没有问题,出现问题的是FuzzBunch的攻击载荷。

ring 0 shellcode主要会执行如下几个步骤:

1、使用现在已弃用的 KdVersionBlock技巧获得nthal地址;

2、解析利用过程中需要用到的一些函数指针,如hal!HalInitializeProcessor

3、恢复在漏洞利用过程中被破坏的KPCR/KPRCB启动处理器结构体;

4、运行DoublePulsar,利用SMB服务安装后门;

5、恢复正常状态执行流程(nt!PopProcessorIdle)。

单核分支异常

IdleFunction分支以及+0x170进入shellcode处(经过XOR/Base64 shellcode解码器初始处理之后)设置硬件断点(hardware breakpoint)后,我们可以看到搭载多核处理器主机的执行分支与单核主机有所不同。

kd> ba w 1 ffdffc50 "ba e 1 poi(ffdffc50)+0x170;g;"

多核主机上能找到指向hal!HalInitializeProcessor的一个函数指针。

该函数可能用来清理处于半损坏状态的KPRCB。

单核主机上并没有找到hal!HalInitializeProcessorsub_547返回的是NULL。攻击载荷无法继续运行,会尽可能将自身置零来清理现场,并且会设置ROP链来释放某些内存,恢复执行流程。

注意:shellcode成功执行后,也会在首次安装DoublePulsar后执行此操作。

 

0x03 根源分析

shellcode函数sub_547无法在单核CPU主机上正确找到hal!HalInitializeProcessor的地址,因此会强制终止整个载荷执行过程。我们需要逆向分析shellcode函数,找到攻击载荷失败的确切原因。

这里内核shellcode中存在一个问题,没有考虑到Windows XP上所有可用的不同类型的NT内核可执行文件。更具体一点,多核处理器版的NT程序(比如ntkrnlamp.exe)可以正常工作,而单核版的(如ntoskrnl.exe)会出现问题。同样,halmacpi.dllhalacpi.dll之间也存在类似情况。

NT迷局

sub_547所执行的第一个操作是获取NT程序所使用的HAL导入函数。 攻击载荷首先会读取NT程序中0x1040偏移地址来查找HAL函数。

在多核主机的Windows XP系统中,读取这个偏移地址能达到预期效果,shellcode能正确找到hal!HalQueryRealTimeClock函数:

然而在单核主机上,程序中并没有HAL导入表,使用的是字符表:

一开始我认为这应该是问题的根本原因,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幌子,因为这里存在修正码(correction code)的问题。shellcode会检查0x1040处的值是否是位于HAL范围内的一个地址。如果不满足条件,则会将该值减去0xc40,然后以0x40增量值在HAL范围内开始搜索相关地址,直到搜索地址再次到达0x1040为止。

最终,单核版载荷会找到一个HAL函数,即hal!HalCalibratePerformanceCounter

目前一切操作都没有问题,可以看到Equation Group(方程式组织)在能够检测不同类型的XP NT程序。

HAL可变字节表

现在shellcode已经找到了HAL中的一个函数,会尝试定位hal!HalInitializeProcessor。shellcode内置了一张表(位于0x5e7偏移处),表中包含1字节的长度字段,随后为预期的字节序列。shellcode会递增最开始发现的HAL函数地址,将新函数的前0x20字节与表中字节进行对比。

我们可以在多核版的HAL中找到待定位的5字节数据:

然而,单核版的HAL情况有所不同:

这里有一个类似的mov指令,但该指令并不是movzx指令。这个函数中并没有shellcode搜索的字节序列,因此shellcode发现不了这个函数。

 

0x04 总结

大家都知道,在Windows的不同版本和Service Pack中,想通过搜索字节序列来识别函数并不是一件靠谱的事情(这一点我们可以从Windows内核开发邮件列表上的各种争论一窥究竟)。从这个bug中,我们学到了一个教训:漏洞利用开发者必须考虑周全,注意NTOSKRNL和HAL在单核/多核/PAE上存在的差异。

非常奇怪的是,漏洞利用开发者会在攻击载荷中使用KdVersionBlock技巧和字节序列搜索技术来查找函数。在Windows 7载荷中,开发者会从KPCR IDT开始向前搜索内存,然后解析PE头,最终找到NT程序及其导出表,这是一种更可靠的处理方式。

我们也可以通过其他方法来找到这个HAL函数(比如通过HAL导出方式),也可以通过其他方法来清理被破坏的KPCR结构,这些工作留待读者来完成。

有间接证据表明,漏洞开发人员在2001年末开始开发FuzzBunch的主要框架。开发人员似乎只在多核处理器上编写并测试攻击载荷?也许这可能是一个线索,表明攻击者开发XP版漏洞利用程序的时间段。Windows XP于2001年10月25日发布,虽然在同一年IBM发明了第一款双核处理器(POWER4),但英特尔和AMD直到2004年和2005年才开始提供类似产品。

这也是ETERNAL系列漏洞利用演进过程的一个例子。方程式组织可能会重复使用相同的漏洞利用和攻击载荷原语,但会使用不同的方法来开发漏洞,这样如果一种方法无法成功,也可以通过漏洞利用多样化特点来最终完成攻击任务。研究这些漏洞利用样本后,我们可以从中学到许多深奥的Windows内核内部原理。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QQ facebook twitter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