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偷渡拐卖人口?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阅读量    134783 | 评论 3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QQ facebook twitter

某天下班后,我接到一通电话。
 

海关:你好,是张小川吗?

张小川 :是的,你是?

海关:我们这里是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你是张小川本人吗?

张小川 :对,有什么事吗?

海关:我们这里接到澳大利亚海关的通知,你现在被限制出境,请问你清楚吗?

张小川 :我不知道啊,为什么会被限制出境?(我担心这个电话是否是诈骗电话,所以先上网查询了打来的这个号码是否是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的,查询后发现是一致的)

海关:2018年3月17号,你的护照信息涉嫌一起偷渡案件,经过澳大利亚海关调查,嫌疑人使用你的护照信息从北京偷渡到墨尔本,因此你被怀疑使用护照协助他人偷渡,目前你已经被澳大利亚海关限制出境,请问你清楚吗?

张小川 :这怎么可能,我的护照一直是自己保管使用,并没有借用给别人。

海关:你的意思是有人使用你的护照从事偷渡的犯罪违法活动是吗?这样的话我们建议你立即向国际刑警中心进行报警,我们大使馆的公文编号是518178,你可以联系国际刑警中心协助这起案件的调查,来避免对你出入境的影响。我现在帮你转接到国际刑警中心。

 

我顺手拿起一支笔记下了这个公文编号,短暂的滴声和转接服务音过后,电话被转接到了国际刑警中心。

 

国际警察:喂~你好,这里是国际警察部,请问你有什么事情?

张小川 :刚刚大使馆打电话通知我,说我的护照涉嫌偷渡,并告诉了我相关的公文号。

国际警察:大使馆的公文编号是多少,我来帮你查询下这个案件。

张小川 :518178

国际警察:你自己本人的护照之前有丢失过或者借用给别人吗?

张小川 :这个我之前已经回复过了,我的护照从来没有丢失或借用给别人。

国际警察:考虑到你现在的情况,很有可能是你的个人信息已经外泄了,你自己也看下还有没有其他能提供给我做调查的,我现在先通过国际刑警总部来查下你在全国各地的身份材料是否还安全,你了解吗?

张小川 :好的,谢谢。

 

电话那头传来了对话的声音

 

国际警察:03呼叫总部,03呼叫总部,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总部:总部收到,03请说。

国际警察:麻烦总部帮我查询一名群众,护照号EXXXX,身份证号XXXXX,群众疑似发生身份外泄,并且请总部查询群众身份在其他省市的身份材料是否安全,总部是否收到。

总部:总部收到,请等待。

 

国际警察部的工作人员接着说——

 

国际警察:因为总部查询需要一点时间,我们继续笔录,笔录完成后我们会有一个报案的证明单,一式三份,第一份会存留国际刑警中心,第二份会发送给你们当地大使馆,第三份需要发送过你本人进行保留,麻烦你提供下你个人邮寄地址。

 

我按照他所说的提供了自己的个人邮寄地址,接着电话那边又传来了国际警察部和国际刑警总部对话的声音。

 

总部 : 你刚查询的群众护照号EXXX,身份证号XXXX,户籍XXXX,姓名张小川,总部经查询,该群众身份在北京市开办一个工商银行账户, 此账户因涉及王文飞非法跨国洗钱案,目前已被专案检察长列为犯罪账户调查中,请03密切注意,该账户是犯罪账户,张小川所申办的工商银行账户,经由检查长调查,账户XXXX,涉嫌非法流动资金258W,目前 58W脏款去向不明,检查长正在全力追查中,03是否收到。

国际警察:收到。这时他所说的护照、身份证、户籍等信息与我的真实信息完全一致。

总部:检察长要求,对嫌疑人张小川名下所有银行账户进行比对调查,若嫌疑人不接受调查,检察长有权力冻结嫌疑人张小川名下所有的银行账户,包括动产不动产,并立即通知专案小组进行逮捕,限制出入境,03请注意,该案件已经列为国家一级保密案件,03是否收到。

 

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现在只一心想着怎么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国际警察部的警察回复收到后又对我说——

 

国际警察:你好,张小川先生,我记得之前给你说过,我们整个笔录过程都有录音,不能有隐瞒或者弄虚作假的部分,你是不是有些东西没有给我们提供?

张小川 :我已经把我知道的全说了,我是被冤枉的,这件事和我完全没有关系。

国际警察:我处由总部查询的结果得知, 在你名下存在一个北京的工商银行账户,该账户已涉嫌XX非法洗钱案,案件金额高达258W,我们总部查询的信息不可能有错。你需要做安全账户转移证明清白。

如果到这里你还对整个电话的真实度深信不疑,那很不幸的告诉你——你中招了。
谈到电信诈骗,大家的第一反应往往是嗤之以鼻,都多会的陈年把戏了,现在还会有人中招吗?骗骗上了岁数的老人还差不多。
至少在我“受骗”之前,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这是在午后的一个老茶馆里,功夫(阿里安全归零实验室负责人)拿着几张写满字的纸给我做的一个电信诈骗的测试,从结果来看,我很糟糕的不幸中招。测试的话术环环紧扣,我在不自觉的过程步步沦陷,当知道自己是被诈骗时才心惊于那几张纸上对于话术的精心设计。功夫说,这些电信诈骗者最擅长的便是揣摩人性和利用政策法律,他们会通过各种话术手段和技术增强电话的真实性,从而增强诈骗的成功率。从这个诈骗剧本来看,被最多使用的心理学手段便是沉锚效应,简单来说就是人们在对某人某事做出判断时,易受第一印象或第一信息支配,就像沉入海底的锚一样把人们的思想固定在某处。无论是最开始告诉你被禁止出境,再到之后的涉嫌洗钱,要冻结你的全部资产并实施抓捕,诈骗者已将你定为一个比他低的位置,并让你接受这个认知。而为什么电信诈骗者能够知道受害人的全部个人信息呢?他们又是怎样伪装成大使馆、公检法等机构呢?这就不得不说下这份电信诈骗的话术剧本的来源了——强仔,一个16岁就开始电信诈骗的人。 

1

97年,强仔出生在南方小镇的一个普通家庭里。强仔有两个姐姐,他是家中最小的,也是家里的独苗,这就让父母从小都拿他当宝贝疙瘩,有什么粗活农活也是姐姐们帮着做,而这些娇惯和避让难免滋长了强仔的蛮横。

初中因打架被开除辍学在家的强仔,刚开始也觉着应该打点工补贴家用,但强仔哪吃过这种苦,没干半个月就甩手走人了,接下来就是不停的换工作,发廊、洗车行、餐厅等等工作强仔都做了个遍,但都没坚持下几个月来。而且不到一年下来,强仔也是赚一块花两块,钱没挣到不说,还和人借了不少钱。

后来强仔听说以前一起在发廊打工的阿东在做“电话业务员”的工作,接接电话每个月就能上万,强仔便打电话联系了阿东去入行,有阿东带着入门,强仔很快就加入了电信诈骗的行列。强仔后来想起刚入行的那段时间,“我其实知道所谓的电话业务员就是从事电信诈骗工作,我们那一块有很多这种从业者,只不过大家心照不宣罢了。在当地人看,我们是骗外地人的钱在当地消费,这其实还带动了第三产业发展呢。爸妈也大概知道我在干啥,不过他们认为诈骗又不是杀人放火,还有钱往家里拿,再加上我爸妈一向惯着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而当时16岁的强仔并不知道,有些东西是碰不得的,一旦半只脚踏上了这条路,再想回头就没那么简单了。 

2

强仔他们工作的地方是在独栋别墅里,别墅三层分别由一二三线的话务员工作和居住使用。强仔和阿东都属于最低层的一线话务员,他们每天所做的就是按照上面提供的联系人信息拨出一通通电话,将有机会的电话按照剧本转接给对应的二线话务员,二线话务员会在之后按照剧本转接给三线甚至四线话务员,直至诈骗成功。而这些话务员会按照不同的比例抽取提成,一二三线抽取提成的比例大致相近,但大家之所以会想着做二线甚至三线话务员,是因为高层次话务员接到的每一个电话都是被一线话务员筛选过的,有极高的诈骗成功可能。

据强仔描述,这别墅如同电信诈骗编织的华美骗局一样,虚有其表,在这栋看似华丽的建筑之内,窝藏了30多人,整栋建筑内被包裹着厚实的隔音棉,在白天屋内也只有昏暗的灯光和拥挤不堪的上下铺。给强仔印象最深的,他和阿东只能在狭小的桌上重复拨打着电话,除了一页又一页的剧本,更多的是散落在桌上的金嗓子喉宝。

“当时确实也不再和以前一样,每天那么累还只拿着微薄的工资,但数着手里钞票,总会觉得心底落空一样。白天不见光,蜷缩在房间里一个接一个的拨打着电话,只有晚上拿着挣来的钱大把大把在夜场消费时才能冲散这种失落感。”“很多像我这样的话务员家里条件并不差,相反因为自己家里的生意和政府的拆迁很富裕。刚开始只是想着去挣些快钱,后来渐渐的就变成了通过更高金额的诈骗来满足攀比的虚荣心。”强仔以为自己可以凭此继续大捞一笔时,却因作案过程中的某个环节出了纰漏而被警方抓捕锒铛入狱。本以为山穷水尽前途渺茫的强仔,在狱中发现很多人都因诈骗入狱,他们的作案金额巨大,而且五花八门的作案手法也令人瞠目结舌。强仔父母得知了他入狱的消息,并没有责怪他,在申请并缴纳保证金后,将他保释了出来。在家里闲了几天后,强仔开始浑身难受,就像犯了瘾,这种快钱一旦挣多了,再去做那种老实本分的工作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强仔回忆当时的感觉,就如深陷泥沼,对诈骗了解的越多便陷得越深,当意识到自己身陷其中时,再想抽身而退就为时已晚了。

3

2016年底,吸纳了上次教训的强仔,并没有沿用之前的诈骗手段,他决定走条安全性更高、来钱更快的路。电信诈骗的核心说白了就是剧本,强仔通过关系找到了在圈内很有名气的诈骗剧本编写人——老杨,花了十多万定制了几个新的诈骗剧本。

“圈内没人知道老杨以前是做什么的,也没人知道他真实的姓名,他平时没有固定的居所,做事也很低调,只有通过圈内的几个老手才能联系到他。听说老杨这人没啥学历,但是对人性和政策法规却摸的别谁都准,他写的本子成功率比坊间流传的不知高了多少倍。不过老杨也不是单干,他有自己的团队,从专门收集信息到定制话术都分人负责,并且这些剧本他们也会自己去做测试复盘,有时一个剧本的成功率甚至能达到百分之六、七。”

拿到老杨的诈骗剧本后,强仔在原先人脉的基础上,通过贴吧、论坛、QQ群等渠道凑齐了作案团队,这是强仔第一次带队行动,所以格外谨慎。他接着去当地电子交易市场找到了专门售卖黑产设备的老王购买了“大礼包”。

所谓的大礼包基本涵盖了整个诈骗流程需要的所有工具,其中最关键的设备是被称为voip的设备,云电话可以通过voip网络改号,也就是说在手机上显示的拨打过来的手机号可以被任意改变,电信诈骗者经常利用这种手段将自己伪装成运营商或政府公安。

除此之外大礼包内还包含了发电机、笔记本电脑、只能打电话的老人机、多个充电宝、电话卡还有一个U盘。其中很重要的便是这小小的一张U盘,里面不仅包含了公民信息售卖者的联系方式,还有与车手联系进行洗钱的渠道。

“说出来也可笑,反而是从事电信诈骗的这帮人没有什么尔虞我诈,在这个本身就整天接触诈骗的群体里,信誉反而被凸显的比什么都重要,而这也是自保的一种方式。无论从上游购买剧本、电子设备,还是到下游购买银行卡、洗钱,全部都是凭借着信任二字”,强仔说这话时脸上一定带着自嘲。

在打点好一切后,强子就带人背着准备好的作案工具以及生活必需品,过河上山进入原始森林深处进行电话诈骗。

之所以选择在原始山林内作案,强子也是在狱中听别人说来的,在山上GPS信号极弱,仅仅只能打电话,如果有警察来围山搜捕其难度可想而知,并且他们会将所拿的一切设备都存放在山中隐蔽的角落,就算这些设备被发现,这些从二手电子市场买来的设备也很难溯源找到背后实施犯罪操作的人。他们在山中日落而做,日出而息,过着昼夜颠倒的诈骗生活。盖楼!买车!夜场!成为了诈骗所得的主要去向,这些钱得的容易,花起来也不会丝毫心疼。强子开着豪车在夜场里肆意挥霍,只要是能让自己开心的事,即使一掷千金也在所不惜。强子用“荒诞”两个字形容当时的生活,“为了诈骗,我们不仅会去原始山林深处,还试过在湖中心诈骗,搜捕的人一来便将设备抛入水中。白天会所消费,晚上进山诈骗,在充斥满谎言的世界,你很难区别出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金钱成为了虚假与现实连接的唯一纽带。”“我虽然用了各种手段,整日东藏西躲的来隐藏自己的身份,但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狱中的强仔搓了下满头的皱纹,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刚过二十的年轻人,“我们伪装成公安、检察院、法院、运营商的人,都伪装的很像,骗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人,但伪装到最后,却忘了自己是什么样”。强仔在某次诈骗中落网了,但同样的诈骗案例还在全国不断发生着,针对同样的诈骗事件,如何高效的去识破这些骗局呢?功夫提了一个很有趣的假设——如果你真的涉嫌违法犯罪,那真的是一个电话就能解脱嫌疑的吗?并且这些电信诈骗者虽然可以更改拨打过来显示的手机号,但我们拨打回去真实的手机号,便可以识破这个骗局,有时线下确认也是一个很有效的手段。

功夫认为反诈骗意识就像脑海中的一根弦,任何诈骗者最终都以诈骗财产为目的,当涉及到个人财产问题时,这根弦就应绷紧。

 

关注“安全客”微信公众号,倾听有思想的安全声音。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QQ facebook twitter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