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方披露:全球75%网络攻击源头来自美国

阅读量    61737 |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QQ facebook twitter

 

【导读】霸权国家的强国之梦,开端于百年前的世界大战,激荡于50年前核武器之战,着眼于数字孪生世界的当下,策动于第五维度网络空间作战之中。超级网络大国美国,似乎就一直热衷与此。近日,俄罗斯安全会议副秘书奥列格∙赫拉莫夫表示,“美国操纵了全球绝大多数的网络战攻击,全球75%网络攻击源自美国”。此言论一出,美帝国网络战野心又一次被暴露无遗。而明暗交织的大国博弈间,一场世界级大战早在暗潮涌动……

 

俄方称:全球75%网络攻击来自美国 美网络战野心再次被表露无疑

据《今日俄罗斯》(RT)8月25日报道,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秘书克拉莫夫在一次采访时指出,从2016年至2019年,全球40%至75%的黑客攻击皆由美国所发起。

而2019年6月,俄罗斯国家计算机事件响应和协调中心(NCIRCC)曾公开表明,在针对俄罗斯计算机系统的网络攻击中,高达71%来自美国,仅有3%来自俄罗斯国内。

(新闻报道截图)

然而,有时候,总是“恶人优先去告状”并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上升到军国大事更是如此。

很早之前,美国一直在为其网络战行动合理化寻找理由。克拉莫夫进一步指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总是散发言论称“在朝鲜和伊朗等国暗藏着网络恐怖分子的‘主要巢穴’”。尤其在之前,美国一直扬言,是俄罗斯在网络攻击破坏其总统大选活动。

为此,美国的网络空间策略一直在调整,由原来的被动防御式,持续向进攻威胁式转化。就在上周二,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兼国家安全局局长Paul Nakasone将军在《外交》杂志上发表文章说,美军方的网络战士,不再是等待他们的网络被渗透后,完成修复的角色,而越来越倾向于随时准备与在线对手进行战斗。

“我们了解到,我们不能等待网络攻击影响我们的军事网络。我们了解到,捍卫军事网络需要在军事网络之外执行行动。威胁在演变,我们也在不断发展以应对威胁。”Nakasone与他的高级顾问Michael Sulmeyer讲到。

众所周知,美国一贯以“网络空间霸主”自居,并以此谋求政治、经济利益等目的,还欲将全球各国拖入网络战的漩涡之中。而今天,不论是俄罗斯安全部门对美国网络战情况的曝光,还是美国高级将领的承认,都将美国强化网络战的野心表露无遗。

 

美国以“全球霸主”之姿 妄图定义网络空间“自然法则”

其实,美国这些“网络空间动作”早已有之,在网络军备竞赛这条路上,它一直在“谋篇布局”,而且是以一年一变的速度筹备着“网络军备”计划:

  • 2016年底,美国将原从属于美国战略司令部的网络战司令部提升为独立一级司令部,构成了总统—国防部长—作战司令部司令三级网络战指挥机制。目前,美军拥有133支网络战部队。
  • 2017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将网络司令部升级为美军第十个联合作战司令部,地位与美国中央司令部等主要作战司令部持平。
  • 2018年8月,特朗普推翻前总统奥巴马2012年签署的“第20号总统政策指令”(PPD—20),下发“让军方更自由地部署先进网络武器,而不用受国务院和情报界阻挠”的新命令。并调整“国家网络战略”强调利用主动防御和攻击手段来遏制各种可能的网络攻击,降低对手发动网络攻击的意图和能力。
  • 2019年5月,美军网络司令部统一平台计划稳步推行。统一平台将整合网络司令部及其下属组织使用的各种大数据工具并实现标准化,以便部队可以更轻松地共享信息,并构建可在整个服务网络组件中使用的通用工具,从而提高互操作性。
  • 2020年8月,美国军方高级网络官员称,其网络作战方向正在发生转变:由过去“被动和防御的态势”演变为更“积极复杂的威胁型态势”,而理由则是更好的捍卫美国政府。

从构建一支战力强大的“网络进攻部队”再到战略政策的一步步“演进变化”,美国正以其全球霸主之姿,定义起网络空间的“自然法则”。

然而,更为恐怖的是,它的部署,还有着更为疯狂的举动:“妄掀”全球网络战

纵观美国网络作战几十载,美国与伊朗、俄罗斯、朝鲜及委内瑞拉等国的网络冲突从未间断,而且不论是关键基础设施领域、作战指挥系统,还是国家关键政要、重磅核武器部署,都在其涉猎范围之内。

 

  • 1991年,海湾战争,美国将计算机病毒植入伊拉克作战指挥系统。
  • 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广泛使用网络战手段。
  • 2010年,美国和以色列一道使用“震网”病毒,攻击伊朗核设施。
  • 2016年,美国国防部长卡特首次承认,美军使用网络手段攻击了叙利亚IS组织。
  • 2019年3月,委内瑞拉大断电,总统马杜罗公开表示是美国所为。
  • 2020年1月,美国NSA长期的网络监控下,伊朗“二号人物”卡西姆·苏莱曼尼被无人机精准“猎杀”。
  • 2020年4月,以色列全国水利设施遭不同程度网络战攻击。
  • 2020年5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向相关机构警告称:从2018年12月到2020年5月,俄罗斯军事情报机构GRU下属的APT28持续对美国政府、关键基础设施等目标发动大范围网络攻击。
  • 2020年7月,外媒爆料,自2018年特朗普签署绝密“总统指令”以来,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就秘密对俄罗斯、中国、伊朗、朝鲜等国家,发起大规模进攻型网络攻击行动。

智库时评

行为至此,甚觉局势的紧迫性,尤其:

观美国视角:正所谓“胸怀利器,杀心自起”,可以说,国际网络局势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早已被扯下,对于“进攻性网络战手段”垂涎已久的美国,势必将进入更加疯狂膨胀的阶段。

于其他国而言:纯粹的网络防御早已不能适用于当前的“变局”之中,顶层设计、周密布局、主动式“防守”策略注定成为未来网络攻防战事的首要选择。

最后,当前网络战成为各国博弈重要手段已是不争的事实。当网络战爆发时,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企业或每个人都无法独善其身。面对“家国一体,兴荣与共”的当下,以网络攻击技术为“矛”、以新型安全框架体系为“盾”,来维护各方安全,保障基础设施安全更是安全发展之关键。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QQ facebook twitter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