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少侠:罪证曝光!美国斥30亿美元全息监控本国民众

阅读量    5504 |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QQ facebook twitter

“黑客帝国”罪证又添实锤!最近,美国乔治城大学隐私与技术法律中心发布报告,将美国耗资30亿美元全息监控民众的行径大白天下。

2022年5月,美国乔治敦大学隐私与技术法律中心发布题为《美国的天罗地网:21世纪数据驱动下的驱逐》的报告,揭露了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远远超出移民执法授权范围,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更庞大的国内监视机构。

这份名为《美国的天罗地网:21世纪数据驱动下的驱逐》的报告显示,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ICE)以驱逐非法移民为借口打造监控系统、广泛搜集数据,实际监控范围已近乎覆盖所有美国民众,种种操作触目惊心。

一、 数据来源包罗万象

报告指出,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使用的数据来源包括驾照数据、公共事务公司客户信息、通话记录、儿童福利记录、信用记录、就业记录、地理位置信息、医疗保健记录、住房记录和社交媒体发布内容等,涵盖了美国民众日常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

《美国的天罗地网:21世纪数据驱动下的驱逐》指出,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对美国民众的监控已经渗透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例如,执法局已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检索了美国1/3成年人的驾照照片,可访问3/4成年人的驾照数据,并能够在他们居住的城市中追踪其车辆运行轨迹。

执法局还购买了访问公共事务公司客户数据的权限,得以通过水电、燃气、移动通信、互联网等记录获取人们当前的准确地址和电话号码等隐私数据。

此外,执法局还通过与私人数据中介公司签订数据协议,获得了美国50个州和地区超过2.18亿公共事务客户信息的访问权限,占美国人口的2/3。

报告的作者之一妮娜 王表示:“令我震惊的是,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已经建立了大范围的监控基础设施,几乎可以在任何时间跟踪任何人。”

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官网首页的一则宣传短片,将其工作人员描绘得极具特工黑客风格。

她说,执法局在几乎完全秘密的、不受监督的情况下提升监控能力,避开了相关规定和议员们的关注。即使在一些试图保护移民数据的州,执法局也找到了避开访问限制和规定的办法。

“结果就是,任何人的信息都可能落入移民执法部门手中,仅仅因为他们申请了驾照,在路上开车了,或是与公共事业公司签了供暖、供水和供电合同。”

二、 监控经费快速飙升

英国《卫报》曾写道,“9 11”事件的一大后遗症是,美国成了“监控无处不在”的国家,其庞大的监控基础设施数量激增,以至于没有人知道它的成本是多少,也没有人知道它雇佣多少人,“多年过去了,这个监控国家依旧在秘密地运行”。

报告显示,自2008年到2021年,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在增设监控、数据收集和共享计划上花费了约28亿美元,其每年监控支出从7100万美元飙升至3.88亿美元。

长期以来,美国政府滥用各种技术实施大规模监控窃密,侵犯公民隐私。

十三年的时间里,监控经费增长了整整五倍——多么庞大的监控需求才能烧掉如此巨额经费?执法局将膨胀的触角伸到了哪里,又窥探了多少人的隐私和生活?美国从未给出答案。

三、 滥用信任无孔不入

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作为国家机器,将民众的信任当成打开民众隐私数据的万能钥匙,早已屡次遭到各方严厉批评。

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的斑斑劣迹激怒了广大移民。2018年6月,示威者聚集在洛杉矶,手举“废除ICE”的横幅进行抗议。

《洛杉矶时报》报道,“9 11”事件之后,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被赋予打击恐怖主义和执行移民法的极大权力。“从那时起,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经常跨越法律和道德界限,收集公民的个人信息,以编织一个庞大的监控系统。该机构已收集数亿美国人的隐私数据,而且基本上没有受到监督或问责。”

报告中提到,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曾与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签订信息共享协议,利用“照顾”美国边境无人陪伴的难民儿童的名义获取信息,寻找并逮捕了至少400名他们的家人。

 2018年7月,圣安东尼奥市的一名来自洪都拉斯的移民在等待与家人团聚。此时他的脚踝上已经被安装上了电子监控设备。

美国独立新闻组织网站《水井新闻》披露,2020年2月,马里兰州某无证移民在申请驾照后被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从家中带走。调查发现,执法局访问该州的驾照数据库以寻找驱逐对象。“美国向移民承诺政府值得信任,但事实表明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正在滥用这种信任。”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年度报告则显示,仅在过去一年里,美国联邦调查局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对美国公民的电子数据进行了多达340万次的检查。

美国技术类播客《技术污垢》曾刊文表示,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的过度监管早已触及其他领域,包括突袭维修店来阻止民众在未取得苹果公司许可的情况下获得没有给该公司带来溢价收益的设备维修服务,以及未经正当程序大规模查封私营网站等。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披露,美国的移民执法机构一直在几乎完全秘密的情况下使用被称为“黄貂鱼”的侵入性手机监控技术。据介绍,“黄貂鱼”技术利用一种伪基站,诱骗周围手机传输其独特的识别信息,可以精确定位手机,了解特定区域内所有手机用户的身份。

《国会山报》报道,在疫情期间,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开发了一款名为Smartlink的GPS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用于追踪移民,据称是为了确保他们出席移民法庭的听证会,但这项替代拘留政策遭到滥用,侵犯了移民的隐私权。目前,这款应用已被用于大量没有犯罪记录、没有被拘留的移民,是否被用作追踪和压制种族主义等其他隐蔽用途值得担忧。

 2013年10月,民众聚集在白宫前,手举“谢谢你,斯诺登”“停止大规模监视”的标语,感谢斯诺登曝光美国多个秘密情报监视项目,要求政府立刻停止此类行为。

多年来,美国还打着“维护公共安全”的幌子,要求一些高科技公司在加密应用程序中设置“后门”,以便为其开展所谓“网络执法行动”提供便利。英国《计算机周刊》网站刊文表示,此举与真正的数据安全原则背道而驰。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指出:“美国政府大规模的监控制度以及无处不在的监控力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晰,并对人们的生活产生严重影响。”

在“斯诺登事件”激起国际社会公愤后,美国仍不知收敛,对外大肆窃听他国信息,对内肆无忌惮窥探公民隐私。

多年来,美国对内监控、对外窃密的斑斑劣迹已被反复起底,这次美国乔治城大学的最新报告再次坐实了美国“黑客帝国”“监控帝国”的恶名。

人们看得越来越清楚,美国对中国的种种指责,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将自身曾经或正在犯下的罪行投射到中国头上。这是臆病,决不能惯下去。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QQ facebook twitter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