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egram

本文通过在现实世界中的IM系统上进行广泛的实验证明了攻击的可行性,表明标准的对策技术(例如增加掩护流量)可能会降低在本文中介绍的攻击的有效性。
在本文中表明,尽管使用了高级加密,但流行的IM应用程序会将其客户端的敏感信息泄漏给仅监视其加密IM流量的攻击者,而无需利用IM应用程序的任何软件漏洞。
近期,奇安信病毒响应中心在日常跟踪黑产团伙过程中,发现了一个针对在东南亚从事博彩、狗推相关人员以及海外华人群体的黑客团伙,其业务范围涵盖远控、挖矿、DDOS和流量相关。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一些国家开始实施大规模监控策略,有更多的用户选择安装名为“安全即时通信应用”的端到端加密应用。然而,深入分析三款安全消息应用后,我们发现服务商可能无法信守各自的承诺,用户的机密信息可能存在安全风险。
最近ESET研究人员发现了一个新的AndroidRAT家族,在之前调查的IRRAT病毒和TeleRAT病毒的活跃程度时,我们发现了这个全新的恶意软件家族,这个家族至少从2017年8月开始就在传播。
Spring框架中发现的远程代码执行漏洞,快来升级它;芬兰第三大数据泄露案,130000多名用户明文密码泄露;在telegram拒绝交出加密密钥后,俄罗斯彻底阻止电报;也许你不应该使用LinkedIn。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要求Telegram交出用户信息,Telegram宁死不送,败诉申诉又被驳回……
Telegram Bots是一种特殊的帐户,不需要额外的电话号码来设置,通常用来丰富与外部服务的内容或得到自定义的通知和新闻。虽然Android恶意软件滥用Telegram的Bot API来定位伊朗用户已不是新闻。